故事與見證详情
故事與見證
李恺:难忘的早期美国留学生蔡德曼
李恺:难忘的早期美国留学生蔡德曼
发布时间:2023-02-28 00:14 758

难忘的早期美国留学生蔡德曼

「美」欧柏林大学东亚系 李恺


 

 “文化革命“后北京师大初次接受的第一拨长期班是美国麻州大学邓守信教授带来的“麻大班”。

  所谓“麻大班”,并非都是马萨诸塞州立大学的学生,除了本校学生也接收美国其他学校的学生加入,组团来华学习中文。达慕思大学(Dartmouth College)的一些学生便在其内。后来达大“独立”出来,单独组团了,这是后话。

 1981年夏,这个班学生中有一位刚刚高中毕业,已被大学录取的小伙子。他没去他新的大学,急不可待地先来了北京。这位阳光帅气的大男孩叫蔡德曼(John Zeidman),热情友好开朗。迎着你的总是他的一张笑脸,很招人喜欢。

  他所毕业的中学是位于华盛顿特区的希德威尔友谊学校(Sidwell Friends School)。这所著名的私立学校,一直开设中文课,蔡德曼此时的中文已经相当流利,他提前六月份就到了师大,很快就和老师、同学,包括中国学生熟识起来,交了不少朋友,也游历了不少地方。

  蔡德曼已经被普林斯顿大学录取,在开始他的大学生活之前,他决定先来中国留学一年,次年再入普大学习。

 九月开学不久,历来坐在前排而且总是会提前到教室的蔡德曼缺课。老师到宿舍看望他,带他去学校的医院。

  他能自己行走,但神智有些不清楚。校医马上安排了医护车辆送他去北医三院急诊。北医三院的大夫见其已渐次陷入昏迷,诊断为脑炎,马上由急救车送往北京传染病医院。连续转院,任课教师一直陪护左右,并及时向学校作了汇报。

 当时负责留学生教学的不到十名教师,教务繁忙。但蔡德曼入院后,大家还是排了个班,一天24小时轮流到医院配合医护人员陪护照料,到点儿赶回学校上课。蔡德曼的任课老师尹润芗老师、任玉华老师,为照顾蔡德曼真是到了废寝忘食的程度。

  蔡德曼的父母很快赶到了北京,同行的还有一位专科医生。他父亲是华盛顿知名律师,交往面很广,他们计划约请美国驻菲律宾克拉克空军基地的“空中医院”飞机飞来北京,接蔡德曼回美国治疗。经中方外交部、国防部准核,这架美国军用飞机飞抵北京。随机医生查看了蔡德曼的情况,认为病情危殆,飞机运送堪忧。

  蔡德曼在北京继续留医。这期间,教师们的轮流看护始终没有间断。他们守护在病床边,强忍泪水,倾注着心血,精心细致地照料着自己的学生,犹如照料自己的孩子。其情其景令医生护士以及蔡德曼的父母都为之动容,感念不已。

  但蔡德曼的情况始终没有好转,最后还是专机送返美国,病逝于美国。

  这件事影响挺大,美国报刊出现了一种议论,批评中国的卫生以及医疗条件。此时蔡德曼的父母站出来,向美国新闻界表示,蔡德曼一生最光彩的日子是在中国度过的,他们出示了蔡德曼描绘在中国的令人兴奋的生活,交到新朋友的信件。他们亲眼目睹他们的孩子在北京医疗期间“受到王子一般的护理照顾”,并且特别说明蔡德曼的老师们是如何精心护理、爱护、照顾他们的学生。表示从不后悔送孩子到中国留学,应该了解认识中国,和中国人做朋友。

  在蔡德曼的葬礼上,他的父母宣布,捐钱成立“蔡德曼基金会”,以鼓励并资助更多的美国青年前往中国留学访问。

  在那个时刻,蔡德曼的家人、他的中国老师,隔着太平洋,泪水流在了一起,心连在了一起。

  1984年1月,中国国务院总理访美。特地去了蔡德曼的母校希德威尔中学,看望了中文班的全体学生,并邀请他们和他们的中文老师一起到北京访问。

 当这个班的师生抵达北京师大蔡德曼生活学习过的宿舍和教室时,中国老师、美国留学生对他们的到来报以掌声。蔡德曼的妹妹也是这个班的学生,她和所有人的泪水既是怀念悲伤,也是感怀与希望。

  4月,美国总统里根访华。他在人民大会堂演讲中讲述了年轻的美国学生 蔡德曼(John Zeidman) 的故事。满怀激情地鼓励更多的美国年轻人来中国,为两个伟大国家的交流合作做出贡献。

  北京师大二附中与希德威尔学校安排了学生的交流合作,让蔡德曼的理想与事业永得发扬。

  四十多年过去了,我们一直记得并怀念早期来中国的帅气的美国大男孩,我们的学生蔡德曼。

 


附录一,1984年里根总统访华在人大会堂演讲提到蔡德曼的部分:

      

      我们经常在日常生活中看到个人的勇气和爱的行动,使我们有信心相信自己,并希望有一个更美好的未来。1981年,一位聪明的美国青年学生约翰·蔡德曼来到这里学习中文,寻找新的朋友。他是一个很有爱心和热情的男孩,骑自行车在北京的街道上,与艺术家和学生交谈、露营,他爱上了你们的国家。不幸的是,他在20岁生日时病倒了,后来去世了。但他的悲剧带来了新的契机。

      约翰的家人和朋友在华盛顿的西德维尔友谊学校设立了一个中国研究项目。数百人对此做出了贡献,该项目现在吸引了来自公立和私立学校的年轻人,并成为全美其他学校的榜样。今年早些时候,赵总理参观了学校。今年夏天,中文班全班同学都将作为他的客人来到中国,与他们的同龄人见面。

      So often, we see individual actions of courage and love in everyday life that give us faith to believe in ourselves and hope for a better future. In 1981 a bright, young American student, John Zeidman, came here to study China and to seek new friends. He was a boy of great heart and enthusiasm, and riding his bicycle on Beijing's streets, conversing and camping with artists and students, he fell in love with your country. Tragically, he was struck ill on his 20th birthday and later died. But his tragedy brought forth new life.

      John's family and friends have established a Chinese studies program at the Sidwell Friends School in Washington. Hundreds have contributed, and the program now attracts young people from public and private schools and serves as a model for other schools all across America. Earlier this year, Premier Zhao visited the school. This summer the entire class will come to China as his guests to meet their student contemporaries.

 

附录二,《人民日报》1984,6,25有关报道


美国希德威尔友谊学校中文班师生即将访华


      本报讯 应赵紫阳总理的邀请,美国希德威尔(前译西德威尔)友谊学校中文班二十名学生,以及学校校长、几名教师,将于6月26日到达北京,对我国进行为期三周的友好访问。

      今年1月赵总理访美时,曾访问希德威尔学校,并邀请中文班师生来中国访问。

      在来访的学生中包括约翰·蔡德曼的妹妹蔡珍菲。约翰·蔡德曼毕业于希德威尔学校,为增进对中国的了解,曾在北京师大学习,不幸于1982年初病故。

      中国驻美国大使章文晋22日在华盛顿举行招待会,招待希德威尔友谊学校校长、教师和学生一行。


附录三, 关于蔡德曼的电视剧

      

      蔡德曼感人的故事应该成为文艺作品的素材,这样的作品也许将来会有。而在1984年,就已经有人做了。

      1984年秋,有个电视剧剧组找到我,说是要拍一部以蔡德曼为原型的电视剧。希望在师大的留学生宿舍、教室原地取景。他们知道我以前拍过教学影片(《月光曲》),邀我进组任副导,也是为了得到更好的配合吧。

      导演是位中年女性,很专业。制片人是年长的军人,挺主事。经向师大请示,在不影响教学秩序的情况下允许于校内取景。我要求看剧本,了解剧情,但始终不回复。

      剧组的摄像、灯光、录音、场记人员都很专业,工作效率很高。蔡德曼的扮演者是个俄罗斯人,特帅;杜撰出一位蔡德曼的美国女友,法国女孩扮,非常漂亮。我们这里充当群众演员的美国学生都很赞叹。

       没见到剧本,也就一直没参与。待听“群演”说到剧情,觉得问题有点严重。剧中“蔡德曼”痴迷中国文化,不顾女友反对执意来中国留学。认识了师大的中国女孩后,有点儿闹“三角儿”。

      生病了,女友从美国赶来,在两个女孩的哀伤中走完生命的最后一程。更严重的是,说他不是在中国患病的,是带病来中国,旧疾复发。

      要是播出去,后果会非常严重。人家父母怎么能接受这样离谱的编造?完全一个胡编乱造混淆视听的胡搞。我马上找他们交涉,严正抗议。他们却东躲西藏,闪烁其词。匆匆收尾撤离,连人都找不到了。

      我急得马上给教育部写了份简报,说明此事的严重性。教育部迅速反应,马上发了正式文件,称蔡德曼的事情已为中美两国领导人所知,影响很大,不能在这件事上胡乱发挥,以致酿成外交事件。责令各电视台不得播出该剧。

      后来听说,他们通过关系在一些小地方电视台(如山西大同电视台等)播了,为的是捞回制作成本。

      有同事说,你断了人家财路,人家不恨死你。我笑答,他们真是得感谢我,若因此酿成外交事件,他们会吃不了也兜不走。我这是救了他们!


【李恺教授】全球华语教研百人会会员。196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留校任教。1980年始任教于留学生教学中心,教研室主任。1985-1987应聘任美国达慕思大学(Dartmouth College)东亚系客座副教授;1988-2003任美国明德大学(Middlebury College)中文暑期学校主任教师;2004-2006北京清华大学IUP中文中心指导教师。1993至今,任教于美国欧柏林大学(Oberlin College)东亚系高级讲师。兼任北京师大硕士研究生实习指导教授;浙江科技学院客座教授。

 

 

*经李恺教授授权,全球华语教研百人会网站“故事与见证”栏目于2023221日发布。


编审:信世昌 孟柱亿

编辑:郑丽杰

0.019944s